2008年5月20日星期二

3P 回朝 - Portishead

My Music Choice

Third

By:Portishead







千呼萬喚始出來。 

苦苦等候十一年,經過漫長的蟄伏期之後,Portishead 久聞樓梯響的第三張專輯《Third》終於到手了。

Portishead這張直接以《Third》命名的第三張專輯,實在讓我等的太辛苦了。在出版過兩張曠世鉅作《Dummy》和《Portishead》後,他們突然從樂壇消聲匿跡,杳無音信,結果一別便是十一載。雖然在數年前,女主唱Beth Gibbons以個人名義出版的專輯《Out Of Season》給我帶來了短暫的興奮,然而Portishead畢竟是三為一體,因此當Beth Gibbons跟其餘兩位成員Geoff Barrow和Adrian Utley再次走在一起,出版醞釀已久的回歸單曲〈Machine Gun〉,儘管等待太漫長,然而當聽到沉寂已久的聲音回到耳前,且透過曲中那令人喘不過氣的陰鬱氛圍,以及那恍如機關槍掃射衝擊耳膜的節奏,我滿足了。因為,那是戒不掉的癮。



Portishead最讓我趨之若鶩的地方,是他們的病態淒美、幽怨懾人的詭譎聲響,配合Beth Gibbons的悲悽聲線,營造出極富戲劇性的聽覺張力。自94年初次跟他們那張暗黑且極具電影感的專輯《Dummy》邂逅之後,我便給迷惑了。〈Sour Times〉、〈Glory Box〉、〈Roads〉、〈Only You〉、〈All Mine〉,都是那個年代最具代表性的Trip-Hop歌曲。

走進21世紀,Portishead明白Trip-Hop的朝代早已過去,因此他們的音樂也受到新的感召。在《Third》裡面,雖然冷冰氛圍如昔,但少了從電影摘取Sampling,電影感隱沒了,取而代之是Post-Punk式作品〈Silence〉、〈We Carry On〉;神秘詭異,光怪離奇的〈Nylon Smile〉、〈Small〉;溫暖簡單小品〈Deep Water〉;富實驗色彩的〈Magic Doors〉以及靜謐民謠樂章〈The Rip〉,至於仍殘留著Trip-Hop餘韻的,則有猶如輕煙般縈繞迷離的〈Hunter〉及〈Plastic〉兩曲而已。

重出江湖的Portishead,音樂層面進化了,就像一個抑鬱轉化成兼具狂躁的雙重症狀的病人般。然而,他們那股獨特致命的迷人魅惑,仍是只此一家,繼續為我勾勒出一個迷離深邃的冷酷異境。

2008年最令人興奮的回歸,既不是My Bloody Valentine也不是The Verve,我會說是Portishead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