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11月10日星期一

突破刻板的女子 - 花苑

My Music Choice

Fordlandia

By:Johann Johannsson







要說 花苑 給我留下最深的印象,不是因為《月台》、《字花》、《女流》、《瞄》等獨立雜誌,也不是因她是「香港獨立媒體」的成員,而是始於去年天星碼頭事件,她畫的一幅《永遠懷念》的版畫,從那時開始,我才對這位年輕的版畫家的作品多加留意起來。

曾從事平面設計的花苑,數年前因厭倦了在畫紙上作畫,於是便無師自通的拿起木板、雕刻刀進行版畫創作,花苑沒有受甚麼版畫大師啟發,幾乎是由零開始自學,從早期替文學書籍畫封面,到後來積極推動社會運動所發表的版畫作品,如扎鐵工人、天星和皇后碼頭、最低工資保障運動等,花苑實牙實齒地用刀片刻出了生活,也刻出了自己的首個個人作品展覽「 女子習作:花苑版畫小展 」。

花苑近日於灣仔艺鵠 築起的這個「版畫花園」不是很大,然而展出的作品也真的像小朋友習作,純真中有點孤獨感。約二十幅的作品,其實一早都已經發表過,也是她這三年以來的刀耕原作。看花苑的版畫,有一種說不盡的矇矓、吞吐感覺。她許多畫作的主體都是見腳不見頭,或見貓不見狗。但正因為是不完整、欲言又止,就如詩意盎然般引起百般猜想。她落墨也以昏沉色彩為主調,可見這個「花園」,絕非俗不可耐的花枝招展、群花競艷之流。

自己對版畫認識不深,然而也知道刻版畫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,版畫用的木板猶如一塊鏡,把圖案畫上去時,要顛倒左右,思維彷律要逆轉,心水要好清,否則精神分裂也有之。因此版畫在香港的發展一向並不蓬勃,差不多更成絕跡。儘管環境不算樂觀,可是花苑仍堅持版畫創作,看見她那份勞力及自我,只望她的堅持不是孤芳自賞,而是復興版畫的第一步,好讓這門藝術在香港得以發展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