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年11月20日星期二

斐池中物 - 有耳非文

My Music Choice

The Moving Frontier

By:Pram







聽著 有耳非文 的最新歌曲《東京鐵塔下gulugulu》 ,竟有一種莫名的感動,感動的不只這是有耳非文睽違四年的新作,還有那觸動的歌詞:「gulugulu 踏步在休閒中午 / gulugulu 別垂頭自命受苦 / gulugulu 任動盪世情可惡 / 難受的 / 由自己 / 加上音符」、「如能隨遇轉動 / 如孩童在轉動 / 難成才但至少能起動 / 你有的青春 / 都即管推進 / 安心揮霍 / 開心放縱」、「傷心很多種 / 不急於心痛 / 天空海闊 / 珍惜放縱」。的確,每個人在生活中總有遇上低潮的時刻,但也得要積極去面對,不迷失自己,Gulugulu轉呀轉的,自然轉出一片新的境象。就像有耳非文,經歷過數年的身心洗滌,《東京鐵塔下gulugulu》這首歌曲,恍若就是為她從非主流樂壇正式步上主流樂壇的一個開始。

嚴格來說,自己已不是第一次被有耳非文的歌聲與音樂打動,從她推出首張個人專輯《亂交叉來》開始,有耳非文的歌我是一首都不會放過的。〈清平樂〉、〈懶美人之戀〉、〈恐龍學唱歌〉、〈三文治之三角戀〉、〈元氣飯團〉、〈Goodbye Bali〉等等,即使今天再拿出來聽,仍覺得新意十足,愈聽愈有趣。快樂的、幻想的、奇趣的、莫名其妙的、開心難過的..... 這些都可以形容有耳非文的音樂。甚至再貼切的形容,有耳非文給我的感覺,就像是那種故意勾引我的耳朵的小女孩,我卻無意中被她勾引了,還甘願把她變成自己唯一愛著的,直到永遠。即使我摸不到看不到只能聽,卻只是這樣就滿足了。

毋庸置疑,有耳非文沒有美若天仙的面孔,沒有龐大的宣傳政勢,她不濫發唱片,她不時常曝光,她可說是香港樂壇的一道清泉。現今香港樂壇往往把包裝和外表放在首位,對一些擁有音樂熱誠和才華但其貌不揚的實力歌手忽視,如有耳非文便是其中一個很好的例子。

arumimihifumi_1arumimihifumi_2arumimihifumi_3

出生並成長於台灣高雄的有耳非文,有四分之一日本人血統。她將自己的本名「高郁斐」拆開,"有耳"、"非文",就成了「有耳非文」這個她行走香港樂壇的代號。有耳非文四字除了是名字分拆的遊戲,點出了一種奇妙的中文字意境外,也反映了有耳非文勇於破舊立新,喜歡聆聽和不愛說話的個性。

有耳非文發表的三張專輯《亂交叉來》、《打狗女郎》和《叱吒女皇》都與梁基爵合作,基爵包辦所有作曲、編曲、錄音及混音,而填詞則全是有耳非文負責。有耳非文以其小女孩甜膩童音的腔調,加上華麗的電子、迷幻、爵士樂於一身的夢幻曲風,使她的作品聽起來顯得格外清新柔媚。跟日本創作女歌手Kahimi Karie和Chara有點相似。

曾淹沒在主流音樂世界裡的奇女子有耳非文,跟獨立唱片廠牌89268結束合作關係而轉投人山人海,推出的這張新曲加精選,除印證這個叱吒一世之打狗女郎的音樂並不是亂交叉來之外,另一更深層的意義,乃是作為她個人發展的一個總結,因為有耳非文已跟蔡德才合組了新樂團「爆爆糖」,二人會擦出怎樣的音樂火花,拭目以待。